东盟概貌
柬埔寨:忧伤和希望淌过吴哥窟
2009-12-27

柬埔寨位于亚洲的中南半岛南部,东和东南部同越南接壤,北部与老挝相邻,西和西北部与泰国比邻,西南濒临泰国湾。湄公河自北向南横贯全境。海岸线长约 460公里。柬埔寨有20多个民族,其中高棉族占80%,此外为占族、普农族、老族、泰族、斯丁族等少数民族。佛教为国教,80%以上的人信奉佛教。占族多信奉伊斯兰教,少数城市居民信奉天主教。这里旧称高棉,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。

柬埔寨全国分为20个省和4个直辖市,首都金边,主要城市有暹粒、马德望和西哈努克港等,举世文明的吴哥古迹就在靠近暹粒的地方。

代的柬埔寨在世人眼里是一个动荡不安、战事连连的灾难国度,常常令旅游爱好者裹足不前。然而,硝烟和战火也难以掩盖它曾经拥有的风光历史和辉煌文明。作为世界七大奇迹的吴哥,是一个记载千年信仰的胜地,永远吸引着天涯朝圣者接踵而来。


柬埔寨全国分为20个省和4个直辖市,首都金边,主要城市有暹粒、马德望和西哈努克港等,举世文明的吴哥古迹就在靠近暹粒的地方。近代的柬埔寨在世人眼里是一个动荡不安、战事连连的灾难国度,常常令旅游爱好者裹足不前。然而,硝烟和战火也难以掩盖它曾经拥有的风光历史和辉煌文明。作为世界七大奇迹的吴哥,是一个记载千年信仰的胜地,永远吸引着天涯朝圣者接踵而来。
 
柬埔寨的吴哥窟,与中国的万里长城、印度的泰姬玛哈陵、印度尼西亚婆罗浮屠,是东亚四大建筑奇观。小吴哥分成东、南、西、北四廊,每廊又分成两翼,它是吴哥遗迹中规模最大的古迹,也是唯一面向西的寺庙,高棉国旗上的图案,有三个尖型塔庙,便是仿照吴哥窟的外貌而来。小吴哥窟的壁雕,越上层地位越高,中层为达官显贵,下层则为平民百姓,有些壁雕还刻划出小孩出生,出征时的小步前进,胜利归国则迈开步伐的种种写照。吴哥窟的雕刻多彩多姿,在柱子上、庙檐上、墙脚上等处,可看到形形色色的图样及塑像,栩栩如生.回廊长达数公里,上面饰满以印度教神话为主题的精巧浮雕及人们礼佛情形,以及建造者苏拉亚巴尔曼二世的生平事迹.另外中央圣殿的走廊上,有很多细腻的缇娃妲女神,那些女神雕像都是裸露上身,唯妙唯肖。而天女的微笑,令观者倾倒,因而被西方人称为“东方的蒙娜莉萨”.1295年中国元朝的周达观来吴哥旅游一年,将其心得点滴纪录下来「真腊风土记」,1862年法国学者安姆欧依此手札寻得吴哥窟,散布在沟渠和人造湖泊间的寺庙、纪念塔达六百多座之多,所占面积东西长约24公里,南北宽八公里,但部份景点在荒野蔓草中,不易到达。

公元1112年至1152年,苏鲁亚巴尔曼 (Surayavarman)二世国王,俗称“太阳王”,建了高棉有史以来最伟壮的都城“吴哥窟 Angkor Wat”,意为王者之庙,其中央有一座圣山和筑于其上的庙殿,供奉着护卫吴哥王朝的毗湿奴神(Vishnu),毗湿奴神属印度教的保护神,庙中雕刻亦以印度神?o为内容,故吴哥时期,应是婆罗门教寺院。由主门进入,是一条长约540m,宽约9m宽的石板大道(西参道),直通中央的庙殿,两侧可见藏经阁和水池;第一座围墙为方形设计,由三个大阶梯围绕着,每层之间由三个陡阶相连,四个角落皆有高塔遗迹,塔顶呈松果状以梯形方式堆砌而成,颇为雄伟壮观,最内部庭院设计相当独特,系以若干十字形回廊组合而成,其中心点是一座高塔,形状和围墙角落的的高塔雷同,中心塔的高度65m,相当于20层楼高,形势更显得宏伟壮阔,是山形庙的最高峰,登临此庙殿可一览四周平野风貌。


吴哥窟就是柬埔寨,柬埔寨就是吴哥窟

如果只有一天的时间经过柬埔寨,那么把这宝贵的一天放在吴哥吧,哪怕只是匆匆。
 
如果在柬埔寨停留三天,那么把这三天都给了吴哥吧,看似冰冷的石头后深藏的激情是一种真实的诱惑。
 
如果在柬埔寨有七天的时间,那么你是多么的幸运啊,将有足够的心情从容的面对千面的吴哥。
 
金边
 
做为一国之都的金边,历史就像一部黑色幽默风格的悲喜剧。但这历史离我们实在是太近,近得仿佛仍能感受到还未冷却的震撼,洞里萨河拍岸的涛声,讲述着柬埔寨的辉煌、柬埔寨的忧伤、柬埔寨的悲怆、柬埔寨的希望。
 
就如经历会影响一个人,历史也会影响一座城市。金边到底是什么样子,我们这些过客是永远也说不清的。只是知道这里有记载高棉民族辉煌的古寺和皇宫,也有浸泡着苦难与悲伤的监狱和杀人场。有惊鸿一瞥的繁华,也有随处可见的困顿。或许城市本身就是草根性的,对于苦难的承受及其生命力的顽强使得它挣出石头的挤压,只为了追逐天上的太阳。

暹粒-吴哥的前窗
 
没有人会质疑暹粒是吴哥窟放在世人面前的一所前窗。透过这扇前窗,能获得一种有助于感受、领悟吴哥的强烈对比。暹粒和吴哥,一个繁华、喧闹的纷繁俗世和一座空灵、沉寂的石头佛城,就是这么矛盾而统一的相偎相依。白天穿梭在沉默的石头建筑间,聆听似有若无的寂寞千年的灵魂歌唱;夜晚返回暹粒,冷眼看这个放纵与迷乱交织的小城,每个人都可以在此找到关于灵魂和肉体的答案。
 
万物皆是阴阳相生,五行相克,相互依存而又相互克制,就如金庸小说中所描写的,剧毒的情花附近就长着解情花毒性的断肠草。而空寂幻灵、超凡脱俗的吴哥古迹附近出现的这座繁华似锦的暹粒城,也就并不会觉得突兀了,天命所归,暹粒成为吴哥古迹的唯一通路,如同沉寂湮灭是声色犬马、纸醉金迷的最后归宿。仿佛要让世人目睹或经历过荣华富贵,再拨开那片浮华烟云,才觅得隐藏在后的平淡从容。
 
莲花绽放的吴哥窟
 
高棉人以为歌舞升平的日子可以永远,却未曾想到四百年后,受尽纷争侵扰的吴哥像一个尝遍荣华富贵,阅尽世间沧桑的哲人毅然转身归隐原始丛林。任由莽莽丛林打上了封印,从此消逝。没有人再想起他,仿佛世上从未存在过这样一座伟大的建筑。这一页再翻便又是四百年,石缝长满杂草,浮雕沾满灰尘,连佛像的眼神也已不再明亮动人。与其说法国探险家亨利揭开了吴哥的封印,不如说是吴哥选择了重出江湖,可是命运未必就比湮灭强,因为自然的侵蚀和更可怕的人的贪婪已使吴哥支离破碎、难以喘息。目前,吴哥满目疮痍,用破败残损来重现同样破败残损的历史。不过,即使是废墟,吴哥窟也是辉煌的废墟。在晨曦和余晖中看到吴哥窟通体圣洁,有如莲花绽放,欲哭的冲动在沧桑与辉煌中交织翻腾来缅怀一个王朝的背影。